(微信平臺)
張老師:
09318437986
18189693238
QQ群:450851989
微信號:18189552022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合作熱線:0931-8437986
張老師:18189552022(蘭州智信學堂負責人)
張老師:18189693238 甘肅省
陶老師:18894007466 蘭州市
柴老師:17793329878 天水市
焦老師:13389456654 金昌,武威
張老師:18393106550 蘭州新區
杜老師:15101300097 隴南市
微信號:18189552022
微信公眾平臺:[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uqjvrf.icu
甘肅省蘭州市七里河區小西湖西街161號(天澤苑)
詳細欄目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從大地灣遺址出土的人頭形器口彩陶瓶淺析對女媧的認識
發布時間:19/09/16,來源:,訪問次數:1246

淺析對女媧的認識

張正翠

(甘肅大地灣文物保護研究所 甘肅 天水 741616)

內容提要:對于遠古傳說,要完全通過地下遺物的發現來證明是比較困難的,因為傳說本身就有綜合、想象、渲染的成分。大地灣遺址的考古資料與神話傳說、文獻記載不謀而合,雖然在出土的遺跡遺物并沒有出現與女媧有直接的關聯,但在一定程度上它們又是相當吻合的,在同一時期,當有明顯的內在聯系,兩者雖不能相互替代,卻能相互佐證,大量的原始文明遺存,所顯現的史前文明與傳說中伏羲、女媧有著許多相通之處。

關鍵詞大地灣遺址 人頭形器口彩陶瓶 女媧  

在現代考古學未傳入中國之前,人們對于上古時代即夏商周王朝之前的有關中國歷史的了解,僅局限于眾多的古代神話傳說中。列為“三皇”之首的伏羲和女媧的神話故事更為人們廣泛傳頌。在中國上古的傳說中,伏羲又名“庖犧氏”,傳說生于古成紀(今甘肅天水一帶)。他“燧人氏繼天而王”,智慧超群,不僅始畫八卦,造書契代替結繩記事,而且教會人們結網捕魚。女媧則是一位膽力過人的女性,被尊奉為人類的高母,又有人稱女媧為生育神。另傳說伏羲和女媧他們二人本為兄妹,后結為夫妻,繁衍了一代又一代的華夏子孫。而在伏羲和女媧的神話傳說中,陸思賢先生說:“在中國古史的傳說中,女媧氏是創造人類的偉大母親,與伏羲神話作比較,女媧神話似乎更古老一些。”?武國中說:“關于女媧的傳說,相對要豐富一些,這也許是人類對母親熱愛的緣故吧!女媧創造人類,煉石補天,這幾乎是家喻戶曉的。”從考古學的角度來說,伏羲和女媧所處的時代應該是中華文化和中華文明的萌芽孕育期,即人們通常所說的原始社會,這一段歷史正是考古學上的舊石器和新石器時代。?也有專家研究指出“從各方面分析,大地灣遺址與史載的伏羲生于成紀的傳說,不僅有其文化的內涵聯系,而且有許多特征是十分相近的”。?伏羲、女媧文化與大地灣文化在時間上和空間上的雙重吻合,使我們如何看待伏羲女媧的神話傳說與當前的文化現象?本文筆者僅從大地灣遺址出土的一件堪稱國寶的人頭形器口彩陶瓶淺析對女媧的認識,不妥之處,敬請學界同仁賜正。

相傳,三皇之首的伏羲和摶土造人的女媧就出生在今天水一帶,對此多種史籍均有記載。在以古成紀為中心,即今天天水地區為中心的區域內,就是伏羲部落活動的地帶,與古成紀相鄰的隴城地帶就是女媧部落活動的地帶,這里曾有女媧洞,漢之前此地就建有紀念女媧的廟宇,明胡瓚宗《秦安志》有“隴城鎮有‘媧皇故里牌坊”的記載。傳說女媧姓風,至今隴城仍有媧皇、龍泉、鳳尾等村名以及用女媧氏“風”姓命名的“風溝”、“風塋”、“風臺”等地名。而關于女媧的功績,既有神話,又有史實,千百年來,積淀了豐厚的文化意蘊,成為中國文化重要的文學母題之一。《初學記》曰:“女媧氏,亦風姓氏,承庖犧制度,亦蛇身人首,一號女希,是為女皇。”女媧為陰帝,是太陽神伏羲的配偶,她輔佐勸兄正婚姻媒妁嫁娶之理,以重萬民之判,伏羲從之。伏羲歿,群臣推選女媧為君主,號為媧皇。媧皇在位,共工作亂,女媧誅之。同時命臣作笙簧,以通殊風。治平洪水,殺死猛獸,天下大治,使人民得以安居樂業。可見,在女媧神話里,她的作用和威望要比伏羲大得多。

從考古學的角度來說,位于伏羲氏所在的天水葫蘆河流域上游一個支流五營川流域,有一處舉世聞名的秦安大地灣遺址,正處在天水地區的中心地帶,也就是古成紀的中心地帶,其東距具有“媧皇故里”之稱的隴城不到十公里之地。此遺址是目前我國發現面積最大、保存最好的一處新石器時代聚落遺址,總面積275萬平方米,1978—1984年的連續考古發掘共揭露遺址面積14000多平方米,出土各類文物近萬件,發現了數量眾多的房址、灶址、灰坑和窖穴、窯址、墓葬、壕溝等史前遺跡700多個,大量品類豐富、色彩鮮艷的陶器的出土,揭示了史前大地灣高度發達的文明;自8000至5000年的仰韶文化遺存,展現了3000年間原始先民們的社會、經濟、生活等狀況,這些人類的遠祖他們創建了光彩奪目的史前輝煌時期,為中華文明的誕生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從考古工作者的眼光來看,伏羲、女媧的神話傳說并非空穴來風,筆者認為,伏羲和女媧不該是神話中的神,而應是氏族社會現實生活中存在的人物形象,是人類從原始狀態步入文明時代的探路人,他們與發明農業的“神農氏”、鉆木取火的“燧人氏”、構木為巢的“有巢氏”等眾多傳說人物以及事跡一樣,都比較真實地反映了史前社會一定歷史階段的生活情境,這也自然引起了我們對神話傳說、文獻記載和地下文物的種種聯想。

著名考古專家謝端琚在《從考古窺探伏羲時代的歷史背景》一文指出:“據我們的研究和推測,伏羲時代大約相當于新石器時代早、中期,亦即相當于大地灣文化和仰韶文化階段。……這些發掘的實物資料在考古研究史上具有重大的學術價值,對探討伏羲文化亦是會有裨益的。”④現見,大地灣遺址反映的年代,基本涵蓋了女媧部族活動的全過程,大量珍貴文物給歷史傳說以出處。縱觀大地灣先民創造的人間奇跡和燦爛文化,如果我們剝去神話傳說的外衣,考察其古代文獻和真實的歷史文化內涵,不難看出“羲皇故里”的神話傳說、文獻記載和大地灣遺址考古發掘的實物資料所反映的原始生活情景是何等地相似,也無一不打上了伏羲、女媧的烙印。大地灣遺址就象一部封塵數千年的歷史文獻,記載著華夏人文始祖伏羲、女媧征服自然的光輝篇章。大地灣遺址的發掘,猶如打開了一扇現代人透視遠古時代的窗戶,讓人們看到了勤勞智慧的華夏民族的先民創造出輝煌燦爛的史前文明,同時也為傳說中的伏羲、女媧部落研究提供了一定的參考價值。如果說大地灣一期文化出土的彩陶、彩繪符號和二期文化出土的刻劃符號等似與傳說中伏羲氏“畫八卦”、“造書契”有著一定的聯系,那么,由此我們可以聯想起大地灣二期文化出土的一件人頭形器口彩陶瓶的形象是不是就是傳說中女媧的化身?

人頭形器口彩陶瓶(見圖),大地灣仰韶文化早期,距今6500—6000年,高31.8厘米,口徑4.5厘米,底徑6.8厘米。細泥紅陶,直口,尖唇,溜肩鼓腹下微曲,小平底,雙腹耳已殘。器口為圓雕人頭像,短留海,齊肩短發,五官端正,挺鼻小嘴,面龐秀麗。瓶體從上到下黑彩繪制成三層大體相同的由弧邊三角、月牙形和斜平行線構成的圖案。⑤此人頭瓶彌足珍貴,堪稱國寶,是一件中國最早的雕塑作品。其造型細致生動,距今6000年的藝術家將人物的面龐五官、發式紋理,巧妙地設置在器口部位,著力雕塑刻劃,耳鼻高聳如生,眼口鏤刻傳神,現出生動和自然,身段部位形體飽滿而具張力。這位原始藝術家將發式刻畫很具體,頭左右及后部,均為披發,前額垂著一排整齊的短發,鼻呈蒜頭形,眼睛雕成鏤空,顯得目光深邃,鼻翼有生氣的鼓氣,呈現出勇敢而堅毅的表情;口微啟,似正言語;兩耳耳垂處皆有一小孔,為系物之用,給人一種樸素、莊重、文雅、率真的美感;該瓶表面打磨光滑,腹部在紅色陶器表面用黑彩繪制由弧邊三角、月牙形和斜平行線構成的二方連續圖案,仿佛裹著的霓裳羽衣,美感和神秘感都達到了完美地相吻合,交織出節湊和韻律。

這件史前藝術珍品將造型、雕塑、彩繪藝術和諧地糅合在一起的人頭形器口彩陶瓶,制作精細,表現準確,從其認真的制作態度可以看出大地灣原始先民創作此瓶時所持的尊敬的感情。同時不拘手法地追求意向的表達,應用裝飾處理法則對物象應用豐富的想象力、創造力,進行高度的提煉修飾,充分利用陶塑工藝對其加以表現。整個陶塑古樸、雅致、形象,也不失精巧,顯示出獨特的藝術魅力,使我們不得不為先民們創造出極具文化意蘊與審美魅力而喝彩。其除了實用之外,筆者認為,她還應有著其它的目的和追求,有著先民在其上面所體現的精神因素和審美追求,她應是母系氏族社會部落首領的象征,是母權制的象征,也應是與之時代相吻合的傳說中女媧的化身,或者就是女媧文化的藝術在現。

現在的史學界一般認為傳說中的女媧與新石器時代早期母系氏族社會相對應。大地灣遺址出土的大量陶器表明,女媧時代就是陶器時代,女媧部落制作的陶器代表了當時陶器生產的最高水平。有關女媧的記述最原始應是《山海經.大荒西經》說的:“有神十人,名曰女媧之腸,化為神,處粟廣之野,橫道而處。”郭璞注:“或做女媧之腹。”又注:“女媧,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一日中七十變,其腹化為此神;粟廣,野名;媧,音瓜。”所謂“有神十人”是以晷影推算懷胎十個月生子,“女媧之腸”是指女媧所懷胎兒成形的變化。“一日七十變”,指變化劇烈,形容孕婦臨產前的劇變。“化為神”指嬰兒脫離母體哇哇(呱呱)而叫,故“媧、瓜同音”。又傳說伏羲、女媧的名稱由葫蘆而來,故聞一多先生在他的《伏羲考》中說:“這使我們聯想到伏羲、女媧莫不就是葫蘆的化身。”她們的發源地以葫蘆河為中心,仰韶文化早期多見有葫蘆瓶的使用,又因葫蘆多籽,繁衍極快,因而女媧氏的先民對葫蘆有了特殊的鐘愛,葫蘆瓶也成了仰韶文化早期最常見和最典型的器物之一。

上古時代,原始部落總是要通過一定的服飾、裝飾或充滿個性的特征將自己的部落標志出來,而作為人類最早的工藝品之一的彩陶,是先民們最主要的藝術表現形式,各式各樣的造型與圖畫源于他們對當時生產、生育、生命、生態的真實而生動的藝術寫照,它們除了滿足人們的生活需要、宗教信仰和審美需要之外,還具有標志自己部落族屬的作用。大地灣出土的人頭形器口彩陶瓶就是史前藝術工匠用豐富的想象、浪漫的手法,將女媧美麗的面孔及其服飾等有機地附和于仰韶早期的一件儲水器上,這一人頭形器口彩陶葫蘆瓶,傾注了母系氏族公社進入繁榮期對活動在涇、渭之間的有突出貢獻的氏族首領——女媧的頌揚。


大地灣遺址出土的人頭形器口彩陶瓶其雍容典雅、穩重端莊的孕婦形象,又使我們聯想起“女媧造人”的傳說。《太平御覽》載:“風俗通曰:俗說天地開辟,未有人民,女媧摶黃土做人,劇務,力不暇供,乃引繩于絙泥中,舉以為人。故富貴者黃土人也,貧賤凡庸者,絙人也。”這是記女媧為創生之神,人類之始祖;又《說文》釋曰:“媧,古之神圣女,化萬物者也。”意為人是女媧用黃土捏造出來的,這應是先民的古意,以示萬物皆生于土,化生萬物者實為土,人是土生土長,土里長出來的,也就與寓意了女媧是生育神的本意。以上都說了女媧“摶土造人”的豐功偉績,可惜卻沒有說女媧的形象,大地灣出土的人頭形器口彩陶瓶我們可以看作是處于母系氏族社會的女酋長帶領氏族成員的精心制作,它不是一般的生活器具,應是把它看作真人一樣有靈性的神物以作特殊用途,或許這種表現母愛的造型有由圖騰崇拜向人格神的祖先崇拜過渡的意義,也有可能是人們精神領域里一個重要人物的象征。其圓雕人頭像,可視作為女媧的形象,端莊、穩重、典雅,其孕婦的形象可視作當時人們對生殖能力的想象和崇拜,對子孫繁衍的期許,因為在上古,多子者往往成為力量的象征和生產力發達的標志,這種原始先民生殖崇拜的集體無意識,便積淀為女媧“摶土造人”的神話傳說,這種神話乃是她創造人類“婚姻”制度的產物。

女媧除了“摶土造人”的神話外,還有“煉石補天”的神話。故事說“天塌東南,又大水,女媧煉五彩石以補天。”這在大地灣遺址中也可以找見印證。1982年清理房址F405時,其中心力柱和墻壁南傾,南墻根下的居住面斷裂和塌陷10—20厘米的一個條帶,并使地面錯位,現在的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研究員趙建龍當時就指出“這是距今4500年間的一次大地震造成的遺跡現象”。當時人們對大自然的認識不清,地震又降大雨,房倒屋塌,部落酋長親自進行修補塌陷或漏雨的屋頂被傳為佳話,故而便有了女媧補天的傳說。

伏羲與女媧的時代,距我們相去已非常遙遠,遙遠得使伏羲、女媧時代的史實一片空白,長期以來,我們只能通過自古相傳下來的神話或多或少地知道一些關于伏羲與女媧開天辟地、規劃宇宙、開創原始文化的神奇傳說。大地灣遺址的考古資料與神話傳說、文獻記載的這種不謀而合,有力地證明了伏羲、女媧和所創造的文明是真實存在的。筆者推測,大地灣原始遺存與伏羲、女媧氏族的早期活動有著密切聯系,大地灣就是曾經女媧部落活動的中心區域,大地灣遺址就是女媧部族在那個時代留下來的文化遺跡。遠古女媧神話傳說,當非先民心血來潮的憑空捏造,傳說中的女媧絕非虛構的人物,也并非是后代史家的隨意杜撰,其來源應是現實生活、生產勞動中的人和事作為原型的。當然,對于遠古傳說,要完全通過地下遺物的發現來證明是比較困難的,因為傳說本身就有綜合、想象、渲染的成分。至于伏羲、女媧文化,乃是一個歷史時期概念,雖然不能和大地灣遺址必然相聯系,但有關女媧的傳說與大地灣遺址的考古發現并不沖突,雖然在大地灣遺址中出土的遺跡遺物并沒有出現與女媧有直接的關聯,但在一定程度上它們又是相當吻合的,在同一時期內,當有明顯的內在聯系,兩者雖不能相互替代,卻能相互佐證。大地灣遺址大量原始文明遺存,所顯現的史前文明與傳說中伏羲、女媧有著許多相通之處,而這也有待于歷史學界和考古學界進一步探索驗證。


參考文獻:

① 陸思賢:《神話考古》,文物出版社,1995.12。

② 韓博文、郎樹德:《伏羲與大地灣》,《中華伏羲文化研究論文集》,甘肅文化出版社,2012年9月。

③ 張華、夏峰:《伏羲.成紀.大地灣》載《伏羲文化》,中國社會出版社,1994年5月第一版。

④ 謝端琚:《從考古窺探伏羲時代的歷史背景》,《伏羲文化論叢2003》,甘肅人民出版社,2004年8月版,第17頁。

⑤ 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甘肅秦安大地灣新石器時代考古發掘報告》文物出版社,2006年。

轉發,傳播正能量知識,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文化旅游
买彩票稳赚方法